• 当前位置:首页 >>企业文化>>辰州文苑
  • 辰州文苑
初心未改 清风依旧---访原海南琼崖纵队老战士黎日金老人印象
【时间: 2017-03-09】      

     7月13日辰州矿业公司离退休中心组织相关人员,带着公司党委对老党员、老战士的关怀,不远千里来到海南省文昌市对公司离休人员、解放战争时期参加原海南岛琼崖纵队独立团的老战士黎日金同志进行走访慰问。

     7月的海南,骄阳似火热浪翻滚,一踏上海南的土地,热带海洋性气候的炙热和海风立马让我们这些内地人感受到另一种夏日炎炎的模式,站在太阳下你会顿时感觉到被烤得皮肉生焦,汗流浃背;坐到树荫里你会立刻享受到海风吹来的凉爽清新,烦热全消。仿佛一片树荫就划出了人间和火炉的界限。
     黎日金同志住在海南省文昌市潭牛镇春植村。次日,我们从海口坐高铁直达文昌市,再几经转辗终于来到潭牛镇乡下。一眼望去大片大片的水稻田进入休耕状态,远处尽头有一块榕树、椰树、槟榔树、香蕉树等其它树木夹杂生长的林地,开车带路的陈师傅指着前方说:那片外面看起来没有人烟的林子里面就是春植村。汽车沿着沙土质地简易公路向村庄驶入。走近村子前面的树林,高处有浓密、伟岸的热带乔木蔽日,低处有紧实、稠密的杂树灌木掩目,车辆仿佛在由各种树木藤条编织而成的巨大洞穴中穿行。大约行驶10分钟左右,汽车穿出“树木洞穴”进入一小片空地,看见一个有4户人家合围的具有文昌特色的农家小院,黎日金同志就住在这个小院中,而那个正在门外草坪里忙碌的身形清瘦、精神矍铄、满脸笑容的老人正是黎日金同志。
     得知是辰州矿业公司派人专程来看望他,黎老显得异常的高兴和兴奋。当即张罗着叫家人在门前那几颗高高的椰子树上摘椰子,说要以最新鲜、最甘甜的椰子汁招待我们辰州来的客人。又是问候又是忙碌了一番后,黎老邀请我们和他家人一起坐在他门前大榕树下聊起了家常。微风吹拂,我们一边喝着世上最新鲜的椰子汁,一边感受这天然空调的凉快。首先离退休中心负责人转达了公司党委和公司对黎老的崇高敬意和慰问,并衷心祝愿黎老及其家人身体健康,生活安康。然后黎老给我们介绍了他目前的生活状况,黎老现在86岁,身体状况尚好,据说还没有发现什么大的毛病,妻子韩梅英,也是文昌市人,今年80岁,患有风湿关节炎,但生活还能自理。黎老于1992年9月从辰州公司离休,1993年4月举家迁回或调回文昌老家。黎老回到文昌老家后,重新修建了房子,生活上住有所居、衣食无忧。虽然没有再从事农业生产,但也没有闲着,每年都要养几群自用的文昌鸡,在房前屋后的菜地里种一些自家食用的蔬菜、水果等。每到地里收获的时候,尽管已是85岁高龄了,黎老依然能够满心欢喜的将百十来斤的果实一担一担往家里挑。黎老现在依然耳聪目明,经常骑着电动三轮摩托车经简易公路到附近的镇上买东西、看亲友等。看到黎老这样良好的身体状况,我们不禁想打听他有什么养身的秘诀,黎老笑呵呵的答道:秘诀是没有的,只是一日三餐粗茶淡饭,适当劳动,不急不慢,最主要的是要有一种和善、平淡、满足的心态笑看世间百态。
     说到这里,我禁不住里里外外认真的打量一番黎老的生活环境。室内,走进黎家大门,首先看到的就是一个四合小院,右手边是一间堂屋配四间卧室,左边是厨房、厕所分开布置,整个环境干净整洁,基本生活设施俱全。站在院内环顾四周,从院墙外伸上来的护院树,或树冠饱满、葱茏,或枝叶修长、婀娜恰到好处的掩映、陪衬着墙头上的蓝天白云。室外,走出大门便是一小块空草皮在地上自然生长,感觉与刻意种植的草坪一样。整个空地看不见一寸水泥地面。空地周围是一眼望不穿的密密的树林。环顾四周,树干苗条挺拔、顶生枝叶婀娜潇洒的是椰子树;叶片肥厚墨绿、树冠庞大紧实、树干绞合扭曲,一簇簇从树枝往下挂满气根的是榕树;在树干中部开出一大簇淡黄色的小花,散花着淡淡幽香的是槟榔树;长着类似月牙形的叶子,在微风中摇晃得最厉害的是荔枝树;还有不少长着形似茅草状两边带有锯齿叶的野菠萝树夹杂其中。草坪边上,斜对大门的地方生长着一颗树干容三人合抱的大叶榕树,巨大的树冠像一把厚实、透风的太阳伞把7月似火的太阳光严严实实的隔阻在十几米高的树冠以外,大榕树下绑了几个吊床,树下原来一直放有桌子、凳子等,七八只大母鸡在树冠的边缘处专心致志的扒草翻叶找着食物。看得出,大榕树下平时就是黎老及家人经常休息、聊天的地方。我沿着榕树边上一条林中小路往树林深处走走,大约40米左右便走出了树林,顿时映入眼帘的是大片大片一望无际的完全暴露在烈日下的田野,蒸腾的热浪顿时铺面而来,田野边上靠近树林的地方便是黎老常年打理的几块菜园,有红薯、花生、豆角、茄子、广东苋菜,还有几样我叫不出名的本地蔬菜等。从田野边上回到房前榕树下的林荫道上,我一直想着一个问题,就三、四十米的林子,怎么就看不透光呢。仔细看看,原来林子基本上维持热带丛林的原生态状况,高的、矮的乔木;密的、疏的灌木;长的、短的野草;斜的、倒的枯树;卧的、挂的藤蔓将一片小林子塞得严严实实,形成了一堵能有效隔挡田野热浪的厚厚的绿墙。
     据黎老家人说,黎老平时恬静而安祥,话语不多,今天也许是因为辰州公司的客人到来,他心里异常高兴,话匣子也就全部打开,和黎老交谈,感觉他的思路和逻辑清晰,对过去经历的事情和时间节点依然记得清清楚楚。我们早年就知道,黎老是建国前参加海南岛琼崖纵队的老战士,琼崖纵队也就是电影《红色娘子军》所在的部队。出于一种对革命老人、老战士的无比尊敬,我们自然而然的提出想听他讲一讲建国前的一些故事。黎老沉静了几分钟,目光变得格外的深邃,大概是因为有好多年没有去刻意回忆那些战斗的岁月了。黎老稍稍整理一下思路,不一会便向我们娓娓道来:
     我出生在泰国,5岁的时候,父母将我从泰国送回海南文昌与我祖母生活,并担负照顾祖母的责任,因为当时战乱,加上交通和通讯条件极差,我回国后就基本与泰国的父母失去了联系。我10岁时奶奶去世,我便被寄养在亲戚家了,主要靠给人家放牛养活自己。1942年大约是3月我只身一人找到海南岛的红军(琼崖纵队的前身为琼崖工农红军,当时老百姓称其为红军),要求参加红军,当时那个红军团长看我太小,不收,只留下一句话:等你长到了16岁以后再来找我们。从那以后,革命的火种就在我的心里埋下了。
     1948年1月,我再也忍不住了,邀集另外两个同样穷苦伙伴一起翻山越岭,寻找红军。终于在五指山上找到了琼崖纵队也就是当年的工农红军,被编制在独立团给团政治部陈蜜主任当警卫员,成为了一名光荣的琼崖纵队战士。
     从当兵到海南岛解放,黎老共经历了4次大一点的战斗,还参加了多次以文昌根据地为依托,骚扰和破坏敌伪部署的行动。黎老先给我们讲了攻打海口三江老镇的战斗故事:三江是海口市的一个老镇,1949年12月琼崖纵队为进一步扩大文昌根据地,为解放大军渡海创造条件,发起了攻打三江镇的战斗,先是经过2个多小时的枪战,攻克了守敌设在街头的5层楼碉堡,后又通过牛车火攻的方式烧毁了街尾的碉堡,共歼敌和俘敌90余人。
     接着黎老又讲了与渡海大军先锋营并肩作战的故事:1950年3月黎老所在的琼崖纵队独立团在海口市云龙镇一带迎战国民党三个团的正规军部队,经过7个小时的攻守战斗,独立团因武器太差,伤亡较大,只好请示渡海先锋营增援,先锋营武器精良,战士个个像下山的猛虎,先锋营一到,我们就和先锋营的勇士们一起将国民党部队打得落花流水,四处逃窜,我们边打边追边抓俘虏,歼敌无数,仅俘虏就抓了九十多名。
     随后几个月,我就随部队转战海南岛各地,又参加了几次战斗。
     1950年5月1日是我这辈子最最难忘和最最高兴的一天,我们独立团全体指战员都到文昌市文城镇参加海南解放庆祝大会。我们终于迎来了战乱已成过去,人民翻身做主的这一天。庆祝日那天,从早上9点到晚上11点,满街都是欢乐的群众持续不断高兴的喊叫声;战士们更是全然抛开了革命战争年代养成的警觉习惯,将老百姓送来的鸡蛋、大米和部队缴获的罐头、酒等物品全都摆出来,吃起了简单而隆重的庆功饭,战士们兴奋地喊啊、跳啊、唱啊、哭啊,既心里默默在告慰牺牲的战友,又兴奋不已的憧憬美好的未来,高兴和折腾了一天一夜。
     说到这里,黎老平静、坚毅的目光里微微泛起了泪花。
     也就在这个庆祝海南岛解放的那个5月份,黎老光荣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党员的行列,经受了残酷战争的考验,政治可靠度得到了党组织的认可,政治生命得到了新的升华。
     1950年11月黎老所在琼崖纵队独立团,整编为海南军区炮兵团;1951年3月黎老由炮兵团奉调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1316部队琼东巡防区,1954年11月在海军1316部队荣立三等功一次;1956年1月黎老复员,经过预备役军官集训队和矿山专业技能各一年的学习,于1958年4月经组织分配到辰州矿业公司参加社会主义建设工作,直到1992年9月办理离休。
     在讲述故事的同时,黎老的言语中不时流露出对沧海桑田的感慨。他告诉我们,回海南文昌转眼23年了,他依然对湘西大山里那个湘西金矿的人物、友情、风俗以及矿山的厂房、机车、环境充满了怀念之情。我们为此给他介绍了辰州矿业公司现在的发展情况。公司已由上世纪90年代的一个矿区、两个坑口、两个选冶加工厂的格局,发展到现在拥有省内外6、7个矿区,新增选冶加工厂和矿产品国际贸易等企业10余家,规模、效益、员工收入等都有了长足的发展。相比黎老离休时,公司的黄金产量增长了27倍、锑品增长了9倍多、钨品增长了4.6倍。公司已经由过去一个简陋的矿山,成长为一家具有现代化管理水平和生产技术的上市公司。听着我们的介绍,黎老连连竖起大拇指由衷的称赞,但是我们心里清楚,没有黎老等一大批老一辈矿山人的无私奉献和艰苦创业哪里会有公司今天的辉煌成绩。
     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我们和黎老交谈了三个多小时。为了赶上回程车,我们赶紧为其做了离退休职工养老保险生存认证信息录入工作后,依依不舍的和黎老告别。
     临别时刻,黎老一再向我们表示,请我们转达他对公司领导的感谢之情:感谢公司领导的关心和牵挂,同时还表达了如果身体允许,他想再回到他的第二故乡辰州矿业公司去看看各位领导、同事、邻居、朋友等。
     我们走出十多米之后忍不住再回头,远远的看见黎老还一直站在榕树下,不停对着我们挥手,他朦胧的眼神中清澈的流露出对遥远辰州的眷恋,明白的看得出对辰州人的期盼。
     几个小时前我们初见黎老的时候,我仅仅只是觉得他是个身形瘦小、精神矍铄、性格平静的老人。现在再看看,透过黎老瘦小的身躯,已经能够深切的感受到他内心强大的气息,他像极了身后那颗榕树:根植大地、品性高洁;无视名利、初心不渝;遮炎挡雨、护佑子孙;平息浮躁、清风徐徐。
     访问后记:我们结束对黎老的访问回到海口后,联系了黎老在海口市居住的次子黎志勇先生,想从侧面更多的了解一些黎老的情况。黎志勇先生告诉我们:其实老爷子的身体也没有他自己所说的那么好了,去年还因突发重病在海口市住了几次院,只是他不愿提起这些事情,免得给组织增添麻烦给单位增添负担。黎先生还提起:老爷子一直收藏有几枚60多年前在部队服役时颁发的勋章和奖章,一是1955年发的解放奖章;二是原中南军区颁发的解放海南岛奖章;三是一枚中国人民海军颁发的三等功勋章;四是1950年中南军政委员会颁发的解放华中南奖章(纪念章); 五是1954年全国人民慰问人民解放军代表团纪念章等。对于这些勋章、奖章黎老既是视其如珍宝般珍藏,又以一颗非常平淡的心情对待,一般不会随意将其示人,他希望让它们一直静静地躺在箱底。而我们在访问时也确实没有听他说起这档事情。(李建军

公司简介 | 企业文化 | 供求信息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招标入口
湖南辰州矿业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湘ICP备05000690号
电话:0745-4643501 传真:0745-4643255 地址:湖南省怀化市沅陵县官庄镇
技术支持:怀化辰州机电有限公司信息部